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一线|李彦宏宣布:造车和造PPT不一样 百度的无人车已经量产

  • 大红鹰官网娱乐app
  • 2019-09-26
  • 412人已阅读
简介腾讯《一线》作者韩依民7月4日,2018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早上十点,李彦宏登上舞台,正式开启了2018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演讲中,李彦宏回顾道,去年自己是

腾讯《一线》作者 韩依民

7月4日,2018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

早上十点,李彦宏登上舞台,正式开启了2018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演讲中,李彦宏回顾道,去年自己是乘坐无人车来到会场的,自那之后,百度无人车什么时候量产就成为自己被问的最多的问题,而自己的回答一直都是2018年7月。

李彦宏调侃道,造车和造PPT不一样,引发现场哄然大笑。随后其宣布,百度与厦门金龙客车合作研发的无人车阿波龙已经实现量产,与金龙客车的现场连线中,第100辆阿波龙无人车正式下线。根据介绍,这些量产无人车阿波龙将运往北京、雄安、广州、深圳、东京等地。

以下为百度AI开发者大会李彦宏(Robin)演讲实录:Everyone can AI

Robin各位开发者,各位合作伙伴的朋友们,各位媒体界的朋友们,欢迎大家来到2018百度AI开发者大会。

今年这次开发者大会是我们第二次举办,去年我们也办了一次,去年我来参加开发者大会的时候是坐着无人车来的,结果在五环上还吃了一个罚单。后来,就不断的有人问我:你们的无人车什么时候能够量产?去年11月份,在我们的百度世界大会上,当时我吹了一个牛,说2018年7月份,我们会有量产的无人车出现。一直到今年的“两会”期间,我被问到最多的问题还是“你的无人车什么时候量产?”我仍然坚持这个说法,2018年7月份。

现在已经7月份了,但是大家知道,创新总是有很多风险,有很多不确定性,造车也跟造PPT不太一样,造车经常会有延迟交付。我们做软件的也都知道,一个新的系统要想上线的话,是面临很多不确定性的,会经常有各种各样的延迟交付。

那么,我们过去吹的牛到底在这个月能不能实现呢?请大家看大屏幕。

【播放“阿波龙”量产下线视频】

Robin是的!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时刻,我们吹的牛实现了!全球首款L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已经量产!现在,我就来连线位于厦门的金龙客车生产车间,让我们看看现场的情况。

现场(屏幕上)是厦门金龙的谢董事长。谢董事长您好!我们现在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和您连线,希望您介绍一下现场的情况好吗?

谢思瑜:Robin早上好!AI开发者大会的各位嘉宾大家好,我是金龙客车董事长谢思瑜。现在我正在福建厦门,金龙客车的高端车生产线给大家做直播。大家即将看到的是搭载了Apollo的无人小巴“阿波龙”批量下线的盛况。让我们一起来见证这激动人心的时刻。看!我们的阿波龙向我们驶来了!这是阿波龙量产的第100辆!现在我宣布,“阿波龙”百辆正式下线!

Robin祝贺我们的阿波龙,祝贺厦门金龙,也祝贺谢董事长。我们非常骄傲地和大家一起、和百度的开发者一起见证了全球第一款L4级别的自动驾驶车量产下线,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谢董,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车内现在的情况呢?

谢思瑜:好的,那我们一起来看看“阿波龙”的内部情况。“阿波龙”的内部设计非常有科技感,大家可能注意到了这辆车全车没有方向盘,没有油门和刹车踏板,搭载了Apollo L4级别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系统,适用于景区、厂区的场景。这辆车造型前卫时尚、内饰精致考究,试乘也非常舒适,欢迎大家来体验!

接下来,我还要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些已经下线的“阿波龙”即将发往北京、雄安、福建平潭、广州、深圳、碧桂园、日本东京等地开展商业化运营。

最后,我们在停车场为AI开发者大会送上祝福,祝愿大会圆满成功!

Robin谢谢谢董事长!谢谢您的祝福,再见。在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们一起见证了汽车领域自动驾驶的“从0到1”的转变,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时刻,因为它彻底地改变了汽车工业,也必将彻底地改变我们每一个人未来的生活。

刚才我们看到,“阿波龙”已经发往了各个地方,包括北京、广州、深圳、平潭、雄安,还有日本的东京。我也打听了一下日本东京是什么情况,他们说是和软银的合作,要把“阿波龙”放到核电站的园区里用于接驳,也要放到老年人的社区里用于老年人的接送。所以,阿波龙不仅仅已经量产下线,而且已经在各地开始了使用。

其实,除了载客的无人驾驶之外,我们今天还要发布一个载货无人驾驶的车,这个车就是左手边这个叫“新石器”的载货无人驾驶车,后续在李震宇的演讲中会给大家详细地介绍这方面的情况。

很多年以后,当我们回望这个历史时刻,看汽车工业发展的话,很可能会跟一百年前T型车的下线有一个对比。那个时候,T型车最初下线是用了1000多个零件做出来的版本开始了量产,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一般的现代主流汽车已经到了有3万个左右的零件。而今天,无人驾驶汽车的生产和下线没有再增加这些硬件元器件,相反的,它没有方向盘,没有了驾驶位,硬件元器件反而在减少,但是在软件层面它的复杂度却在迅速地提升。

一年前,Apollo平台是全球第一个自动驾驶的开源开放的平台,那个时候我们公布的Apollo1.0有3500行代码。经过一年的发展,Apollo 3.0的代码已经长了6倍,到了2万个左右的代码。而今天下线的阿波龙小巴车,因为是一个生产性的系统,它所用的代码量又远超过目前在开发平台上的代码数量。所以,大家看到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进步,主要会体现在软件层面。

自动驾驶实现了从0到1,未来必然会实现从一到百、千、万,会在各个场景实现落地和应用:会在公园变成扫地车,会在码头变成运货车,会在各种各样我们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场景(应用),在农田里变成插秧的车,变成摘果子的车,在小区里变成运人的车。在各种各样的场景里遍地生根、开花、结果,而这些都会由我们开发者逐步的定义,逐步的实现和逐步的完成。

人工智能不仅仅改变了方向盘,也必将改变我们每一个人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尤其是会改变人和机器交互的方式,也就是说人机对话也在发生着非常大的改变。在开发者大会召开之前,我们选择了一部分参会人给他们打电话,提醒他来参加我们的开发者大会,下面,在我们征得同意之后,放两段打电话的录音。

【播放AI开发者大会“智能客服”交流视频】

Robin我不知道接到我们电话的人有多少人听出来了这是机器人,即使是对于那些已经听出来是机器人的开发者,好像大家也都感觉很不错,能够跟机器人对话。很可能在未来我们跟对方通话的时候,通常都会要问一句你是机器人吗?虽然是很简单的一些对话,但是听起来很自然,而这种自然的对话背后所需要的技术是非常不简单、非常复杂的。

过去连续七八年的时间,百度每年会把15%左右的收入投入到AI技术的研发当中,我们有上万名的工程师,我们有近百万台的服务器集群进行各种各样复杂的运算,我们有万亿级的数据来“喂养”百度大脑,同时有千亿级的参数和样本参与训练,才实现了刚才大家看到的这些比较自然的语言和语音的对话。

这么大的投入,不是每一个公司都有这个能力进行的。这就让我想起另外一个问题,二十年前,当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有一个词叫做“数字鸿沟”,讲的是那些有条件上网接触互联网和人和那些没有条件上网接触互联网的人之间的差距会越拉越大。百度成立十八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想填平这样的鸿沟。所以我们一直说,我们要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今天,平等、便捷获取信息这样的理想已经基本实现,但是摆在AI面前的这“智能鸿沟”也越来越拉大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在AI时代,“智能鸿沟”我们该怎么去解决,怎么去填平呢?

AI时代主要是由数据、算法和算力在不断推动的。百度的答案就是,我们要通过数据、算力和算法的不断替代和不断开放来填平这样的鸿沟,让每一个开发者能够接触到全球最先进的AI技术,让每一个公司、每一个企业都能够很方便地使用这些最先进的AI能力。

从去年百度世界大会开始,以此作为一个基数来看的话,无论是语音方面的调用量,视觉方面的调用量,以及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调用量,都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有了飞速的发展,有了爆发式的增长。与此同时,每天活跃的开发者数量也发生了非常快的变化或者说是增长。某种意义上讲,我们过去讲“用电量”是衡量一个经济是否繁荣、是否健康的指标,今后我们可以用“用脑量”来衡量一个行业智能化的程度,当然这个用脑量也包括使用开发者人的数目。开发者所属的行业其实遍及了几乎所有我们想到的行业,从文化娱乐到企业服务,到教育培训、金融、交通物流、智能硬件、生活服务等等各个方面,都有我们的AI开放能力。也正是因为开源和开放,AI正在渗透到经济和社会的毛细血管当中。

开发者开发出各种各样的应用,到底起什么作用呢?他们可以把人从重复、低效和繁重的脑力判断工作当中解放出来。我们来看一个例子。

【播放圣象地板智能监测案例视频】

Robin是的,科技就在我们身边,AI就在我们身边。过去,我们的女工还需要用眼睛一秒一块去检验这些地板,今后这种重复性、耗时耗力的脑力的判断可以逐步用机器来实现了。当然,百度的AI能力不仅仅被我们中国的开发者所使用,也输出到了海外,可以让更多中国以外的开发者从中获益。下面,我也请大家看一个百度AI能力在美国零售业的应用情况。

【播放美国零售CheckPoint案例视频】

Robin过去,中国向全球输出廉价的商品。未来,中国会向全球输出AI的技术。而且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从事什么行业,我们都希望你能够平等、便捷地获取AI能力,至少获取百度的AI能力。今天我们也请了一位开发者到我们的现场来,这位开发者比较特殊,他是一位来自西藏林芝的医生,他和他的团队用百度AI技术开发出了一套可以识别寄生虫虫卵的系统。今天我们就请他上台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情况,我们有请陈静飞医生。

陈医生您好,欢迎来到百度开发者大会。我知道您是从林芝来的,十年前我也去过一趟林芝,那里特别漂亮,但是医疗条件是不是不是特别好啊?

陈医生:应该来说,是比内地来讲稍微差了一些。

Robin您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一下您开发这套寄生虫虫卵识别的系统呢?

陈医生:我本人对AI不是很了解,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百度EasyDL图像定制化识别,医生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技术是可以用来做寄生虫虫卵的识别。通过指导,我们训练了寄生虫虫卵的识别模式。接下来通过测试发现,这个技术很有用。现在,我们这个系统可以识别十多种寄生虫卵,其中几种已经在小范围临床应用当中,发现它的准确度稳定在97%以上。未来几个月,我们有信心使得这套系统识别寄生虫卵种类达到临床上常见的40多种,我们接下来也会把它的识别速度和识别的准确率进一步提高。换句话讲,我们这个系统用了几个月时间达到的识别能力,就能够相当于临床试验二十多年的检验专家,比一般检验医师能识别的寄生虫种类多很多,而且识别速度和识别准确率也高很多。

Robin速度肯定没有问题,因为机器永远比人快。准确率相当于二十年经验的医生,这个还是相当震撼的,我也觉得非常自豪。这套系统如果应用的话,对当地的医疗事业会有什么帮助吗?

陈医生:寄生虫疾病是全球公共卫生安全问题,虫卵镜检是关键的防治技术,也是基层临床一线检验常用的技术手段,只有诊断正确,才能够对症下药。我们西藏地区地广人稀,和一些基层地区一样,基层医疗机构往往缺乏技术过硬的检验人员,牧民要看病必须要到百公里以外的医院做检查,而这套系统就是要把更专业的临床检验工具直接送到他们临近的医院,以缓解他们奔波之苦。同时,我们希望这套系统在经过更加严格、更加科学的验证过后,尽快部署到临床一线。

Robin那真是太好了,感谢您对边疆人民健康所做出的贡献!我也很期待AI技术早日能够在医疗领域能够有广泛的应用,为更多人们的健康带来好消息!谢谢陈医生。

陈医生:谢谢Robin,谢谢百度!

RobinAI技术在哪里都会应用,但是背后支撑这些应用的平台和系统就是我们的百度大脑。2016年,我们首次向外界介绍了“百度大脑”这样一个概念,在那个时候是百度大脑1.0,我们搭建了具有语言识别能力、计算机视觉能力、自然语言理解能力和用户画像能力的百度大脑架构。去年我们实现了百度大脑2.0,它的功能越来越丰富,而所有功能也全面地对外开放。今天,我们会正式发布百度大脑3.0,3.0有平台、技术和生态的全栈布局,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繁荣的生态,稍后王海峰会和大家详细介绍百度大脑3.0的情况。

百度大约从2011年起开始大规模地对AI技术进行投入,不断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也需要用创新的方法来解决,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对算力的需求一直在提升。我们早期用的是CPU,后来开始用GPU,再往后用FPGA,端到端去做各种各样的优化,到2017年的时候,我们还是觉得这些市场上现有的解决方案和现有的技术不能够满足我们对AI算力的要求。

在过去一年,百度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们自己研发了一套芯片,这套芯片的计算能力跟原来用FPGA做的芯片相比,计算能力有30倍左右的提升,这是一个巨大的提升,而这个芯片我们叫做“昆仑”,下面请看视频。

【“昆仑”芯片介绍视频】

Robin这就是我们的“昆仑”芯片,这是中国第一款全功能的云端AI芯片,可能适用于语音、图像、自动驾驶等等很多方面,而且它的算力也非常强大,而且它是可编程的,也非常的灵活。

中国改革开放40年,迎来了中国IT产业的爆发式增长,但是我们一直没有自己的高端芯片,高端芯片一直是靠进口的。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我们这一代从业者心中永远的痛。但是,当人类进入到人工智能时代的时候,情况就会发生巨大的改变。百度大脑背后越来越多要靠自己研发的高端芯片去满足全世界对于AI能力的需求,这些芯片,和芯片之上的软件、开发框架、各种各样的应用一起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平台和生态系统,一起在支撑着几万、十几万的开发者为社会造福,为世界做出应有的改变。

所以我们也非常感谢,今天有这么多开发者来到开发者大会的现场,来一起参与这样一个伟大的事业,这其中有很多其实是非常年轻的开发者。比如95后的黎英明同学,他综合利用多种AI技术打造无人政务机,也完成了自己从实习生到产品总监的蜕变;还有中科院在读的研究生任家强同学,他利用百度的AI技术开发用于污染场地的风险管理模型;还有梁佳同学的盲人导航系统、王志勇和罗鹏同学的智能船舱温控系统、李连伟、赵岳、童谣同学的自动驾驶轮椅,要特别祝贺你们,也感谢你们。我相信前途无量的你们,一定可以凭借自己的创新、智慧、责任和担当,在AI事业的发展道路上越走越远。

百度也非常愿意和我们这些年轻的开发者,跟全球所有有梦想的开发者一起,来实现一个理想,那就是Everyone Can AI。

谢谢大家!

文章评论

Top